周正龙二审律师未确定做无罪辩护,周正龙要上诉了

摘要:   周正龙已将书面上诉意见书递交法院
  8日上午,周正龙的妻子罗大翠告诉记者,周正龙已经委托陕西安康“我无罪!”
周正龙要上诉了!  周正龙已将书面上诉意见书递交法院  8日上午,周正龙的妻子罗大翠告诉记者,周正龙已经委托陕西安康旬阳县看守所将书面上诉意见书交到旬阳县法院。计划免费为周正龙辩护的律师称,将为其做无罪上诉辩护,不排除要求重新鉴定该案涉案证据。  9月27日,陕西省旬阳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判处周正龙犯诈骗罪、非法持有弹药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周正龙当庭未表示上诉意愿。按照法律规定,从接到判决书之日起,15日内不上诉,将视为服从判决。  律师会见周正龙遭拒  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律师顾玉树和周正龙妻子罗大翠,10月6日上午从法院拿到判决书后,赶到旬阳看守所,办理会见周正龙手续。顾玉树出示了律师证、罗大翠的授权委托书和判决书等材料,但仍遭到旬阳看守所拒绝。  “看守所称,周正龙案情特殊,要向上汇报。”顾玉树说,两人等待一天没有结果。看守所工作人员答复称,旬阳县和安康市公安局领导都在开会。  看守所称他们很为难  7日,顾玉树和罗大翠再赴看守所,只见了看守所负责人一面,“对方就不见踪影了”,顾玉树说。  7日下午,经过不断要求,旬阳县公安局政委和看守所所长会见了两人。顾玉树介绍,对方告诉他们:“对周只是临时看押,案子与旬阳无关,只负责把周正龙看好,别把我们当成敌人。”  顾玉树称,看守所班子内部研究了半天,拿出规定,称律师会见要关押人签字同意。顾玉树告诉对方,这个规定违法。此后,旬阳看守所又要求,见面必须首先出具旬阳法院的同意会见意见书。  周正龙转告同意上诉  7日下午5时许,事情出现转机,看守所提出,由他们代替律师去见周正龙,询问周正龙上诉意愿。  顾玉树称,对方征求了周正龙意见后告知,周正龙同意上诉,并同意罗大翠代其委托辩护律师。  罗大翠表示,她坚决要为丈夫上诉。顾玉树称,看守所承诺,7日晚将要求周正龙写一个书面上诉意见书,由看守所代交旬阳法院。顾玉树认为,周正龙不构成诈骗罪,将为周正龙做无罪上诉辩护。(重庆晨报)

:2008-10-14 09:07:00

[提要]
周正龙获刑2年零6个月,“周老虎”一案尘埃落定。10月10日,周正龙不服一审判决,以书面形式正式提出了上诉。妻子罗大翠希望二审辩护律师为其做无罪或缓刑辩护,以便尽快安稳地干农活儿,安享晚年。对此二审律师称并未确定,要等开庭前两天才能出方案。

10月10日,周正龙不服一审判决,通过旬阳县看守所,以书面形式正式提出了上诉。
周正龙的妻子罗大翠希望二审辩护律师为周正龙做无罪或缓刑辩护,但并不苛求,“只要他们尽力就行”。
关键人 周妻罗大翠 盼着老周回家收玉米
10月11日6时,从陕西省安康市一家宾馆走出来的罗大翠,脸上增添几许忧虑。
忧虑来自于对丈夫二审结果的关注,还有家中一直没人收的6亩玉米,而以前收玉米的活大部分是老周干的。

“如遇到连阴雨,这些玉米会发霉、发芽,就麻烦了……”罗大翠焦急地用手机拨通姐姐家的电话,姐姐答应12日给她帮忙。
这是罗大翠第六次来安康,前两次来已是10多年前的事了,那时陪伴她的有“老周”。
10月10日,是周正龙上诉的最后期限。罗大翠和来自北京、西安的两位代理律师顾玉树和杨建军一脸焦虑,他们在期待着去西安办案的周正龙案一审合议庭成员快回来。
10日上午10时,一审合议庭工作人员回来后,他们到看守所征求周正龙的意见,周正龙明确表示上诉,法院也做了一个笔录。同时由罗大翠提交的上诉状交给周正龙,其看后签字确认,法院才正式确认了周的上诉。
罗大翠终于放下心来,她与两位律师商量后,提出先走一步。
罗大翠希望两位二审辩护律师,能为老周做无罪或缓刑辩护,这样的话,她就能安稳地干农活儿,以享晚年。
– 关键人 二审律师 还未确定是否做无罪辩护
一审期间,周正龙的两位代理律师饱受社会质疑,那么,即将参与二审为周正龙辩护的两位律师是如何产生的?
10月12日,辩护人之一、陕西金镝律师事务所杨建军律师介绍了整个经过。
今年7月10日,杨建军赶往镇坪县周正龙家,见到罗大翠,说愿意免费担任周正龙案一审辩护人,并征得罗大翠和其儿子周松的同意。后经与此前愿意代理周案的北京律师顾玉树沟通,二人达成一致意见,两人愿意同时为周代理辩护人。
罗大翠委托他们以后,他们曾向当地公安、检察、法院三方提出委托申请,办理委托手续,但因正在羁押的周正龙先与张勇、刘星两位律师签订了辩护委托书,因此,杨建军和顾玉树没能成为周案的一审辩护律师。
9月27日一审开庭时,杨建军和顾玉树同时赶到了旬阳县,但都未能如愿旁听。当时,顾玉树表示,期待二审能成为周正龙的辩护人,并愿意为周做无罪辩护。
10月10日下午,杨建军和顾玉树获准见了周正龙,时间仅约10分钟。周正龙同意两位律师代理此案,并在上诉状副本上签了字。
“因时间有限,两位律师的会见并没涉及案情。”杨建军说,11日、12日两天又是休息日,他和顾玉树商量暂时回家,择机调查、取证。
10月12日上午,记者和杨建军取得联系,问到是否坚持为周正龙做无罪辩护?他谨慎地说:“做什么样的辩护,等我们看完卷宗和会见周正龙本人后综合研究一下,等到开庭前两天再拿出方案,原来的顾律师所谈的无罪辩护只是初步意见……”
随后,顾玉树也证实了杨建军的说法。 – 关键人 一审律师 只关注
暂不发表意见

周正龙案一审结束后,其辩护人的有罪辩护曾受到质疑,对此,其一审辩护人有何回应?他们对正在启动的二审程序有何看法?
10月11日上午,周正龙案一审辩护律师张勇说,一审结束后,也不想过多谈这个案子。张勇说,周案中,证据方面的缺失让他不能做无罪辩护,周正龙本人也对造假没异议,只是对造假目的有不同意见,通过与周沟通,周供述其目的就是为了钱。
“虽然一审我们没有出示证据,可这个案件已经很清楚了,周正龙也没提过能证实他无罪或罪轻方面的证据。最后,我们觉得没有取证的必要。”张勇说。对法院判决周正龙有期徒刑两年半,并罚金2000元的结果,张勇表示,“这个结果应该可以接受”。
对于“张勇及刘星是政府指定的律师”的说法,张勇不认可,他讲述了他们接受周正龙委托的过程。
他说,周正龙羁押期间,曾表示找律师为其辩护,看守所当时就把他的要求反映到安康市公安局,该局又将此情况反映到安康市律协,随后律协推荐张勇和刘星做周正龙的辩护人。
“但这种程序必须经周正龙本人同意,今年6月30日,我们见到周正龙后,他同意委托我们做他的辩护律师,并签订了委托合同。”张勇说,“不存在政府指定律师这一说法。”
如今周正龙一案已进入二审阶段,张勇对此的观点是“只表示关注,不发表任何意见”。
– 对话罗大翠 媒体关注越多对老周越有利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
记者:现在周正龙上诉的事情已确定下来,你感觉如何?
罗大翠:现在暂时安心了,我对这两位律师是充满希望的。
记者:听说两位律师见到周正龙了?
罗大翠:是的,他们10日下午5点半才见到老周的。我很高兴,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女儿。如果有记者问,我也会对他们说。
记者:为什么要这么做?
罗大翠:媒体关注得越多,司法越公正、透明,对老周越有利。我感谢媒体,尽量配合他们。
记者:对关注此案的媒体记者,你有什么要求吗?
罗大翠:我相信媒体都会公开、客观报道的。提到两位律师时,最好把他们的名字带上。如果记者要采访二审的两位律师,我会提供他们的电话号码。
记者:是和律师私下约定的?
罗大翠:这不是两位律师的主意,是我个人决定的,我认为他们不图钱,还给我们帮了那么多忙,应该好好宣传宣传他们。
记者:一审代理律师的2000元代理费给他们了吗?
罗大翠:一审律师没起到辩护作用,我是不会把代理费给他们的。
希望二审律师能做无罪或缓刑辩护
记者:你期望二审代理律师给周正龙做怎样的辩护?
罗大翠:最好是无罪辩护或缓刑辩护。
记者:顾玉树及杨建军是周正龙委托的两位律师,你相信他们的能力吗?
罗大翠:从老周被捕后,他们两个来找我,并承诺自愿免费为老周提供法律援助,我相信他们会尽力的。
记者:你咋看老周“非法持有弹药罪”罪名?
罗大翠:在我们山区,很多猎人家都存有一些子弹,那都是过期的。倒霉的是“假老虎”这个事,警察来搜查,碰巧找着了这些弹药,啥法子?
记者:顾玉树曾表示,他将为周正龙做无罪辩护。而从现在了解的情况看,似乎又有了变化,你咋看待?
罗大翠:顾玉树和杨建军两位律师从没跟我说要给老周做无罪辩护,这只是我所希望的结果,但只要他们尽心尽力就行了。
郝劲松只是借老周事件炒作自己
记者:周正龙入狱后,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你坚持到今天?
罗大翠:老周被捕对我打击很大,但我不能倒下,不弄个水落石出我决不罢休。我也感谢媒体和一些法律界人士,还有在背后支持我的所有群体,没有他们,我没那么大的劲头。
记者:你说的法律界人士包括郝劲松吗?
罗大翠:一直以来,郝劲松都支持老周有罪,他没主动和我联系过,上次开庭时他跟我说老周冤枉,老周是“替罪羊”,我一直都没答理他,我认为他是利用老周这个事件炒作自己。
记者:经常有法律界或有关人士在背后支持你吗?
罗大翠:是,他们也不知道从哪知道我的电话,我经常接到那些人安慰我的电话,并劝我坚持到底。其中,北京的一位教授就经常给我打电话,帮我拿主意,但我不想透露他的姓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