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真言施鬼神,一切如心秘密全身利箧印陀尼

食真言施鬼神:增加福威德,鬼敬畏!

《一切如心秘密全身利箧印陀尼》

《佛救面然鬼陀尼神咒》

特胪卿大善寺三藏沙大智不空奉诏原典

[唐]於阗三藏叉陀

原典:

世尊。在迦毗城尼俱律那僧伽所。比丘、菩、生。周匝而法。

如是我。一,佛在摩伽陀,垢中光明池,大菩及大、天、叉、犍闼婆、诃、迦、那、摩伽、人非人等,量百千,前後。

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阿居。一心念。即於其夜三更之後。一鬼。名曰面然。住阿前。白阿言。後三日。汝命。即便生此鬼之中。

代文:

是阿此已。心生惶怖。鬼言。我此作何方得免斯苦。

是我所自的。一佛在摩伽陀垢中光明池,大菩及大、天、叉、犍闼婆、阿修、迦、那、摩伽、人非人等,量百千大聚,此大前後在佛陀的四周。

鬼阿言。汝於晨朝。若能布施百千那由他河沙鬼。百千婆及仙人等。以摩伽陀斗。各施一斗食。及我供三。汝得增。令我於鬼之苦。得生天上。

原典:

阿此面然鬼。身形羸瘦。枯丑。面上火然。其咽如。蓬。毛爪利。身如重。又如是不之。甚大怖。身毛皆。即座起。疾至佛所。五投地。佛足。身心栗而白佛言。救我世尊。救我善逝。此三日。命。昨夜一面然鬼。而我言。汝於三日。必命生鬼中。我即言。以何方。得免斯苦。鬼答言。汝若施於百千那由他河沙鬼。及百千婆仙等食。汝得增。世尊。我今何得免此苦。

,中有一大婆,名垢妙光,多慧,人所,常行十善,信三,善心殷重,智慧微,常欲令一切生,善利,大富。婆垢妙光座而起,往佛所,佛七匝,以香奉世尊,妙衣、璎珞、珠,持覆佛上,足,住一面,作是言:“唯世尊大,明日晨朝,至我宅中,受我供。”世尊,默然之。

世尊告阿言。汝今勿怖。有方便。令汝得施如是鬼婆及仙等食。勿生。

代文:

佛告阿。有陀尼。名曰一切德光量威力。若有此陀尼者。即成已施俱胝那由他百千河沙鬼。及六十八俱胝那由他百千婆仙等前。各有摩伽陀斗四斛九斗食。

在大中,有一位大婆,名叫垢妙光,此人多慧,人所,常奉行十善法,信三,善心殷重,智慧微,常欲令一切生善利,具足大富。此婆垢妙光座位上立起,前往佛陀,佛七匝,以香花奉世尊,持珍的妙衣、璎珞、珠,披覆在佛陀身上,然後佛陀的足,安住一旁,向佛陀作如是祈:“惟世尊位大,在明天早上,到我的宅中,接受我的供。”世尊默然答他的求。

佛告阿。我於前世曾婆。於世音菩及世自在德力如所。受此陀尼。我以此陀尼力。便得具足施於量鬼及婆仙等食。以我施鬼食故。此身。得生天上。阿。汝今受持此陀尼。自身。即咒曰。

原典:

那怛他揭多路枳帝 嗡 三跋三跋

婆知佛受,遽所住,即於夜,肴膳,百味食,殿宇,施幡。至明旦已,眷,持香及伎,至如所,白言:“至,垂降。”,世尊安慰彼婆垢妙光,遍告大宣言:“汝等皆往彼婆家受供,欲令彼大利故。”

佛言阿。若欲作此施食法者。先取食。安置器中。此陀尼咒。咒食七遍。於立。展臂外。置地。指七下。作此施已。於其四方。有百千俱胝那由他河沙鬼。於一一鬼前。各有摩伽陀斗四斛九斗食。如是鬼等。遍皆。是鬼吃此食已。悉身。得生天。

代文:

言阿。若比丘、比丘尼。婆塞、婆夷。若能常此陀尼。奉食。即具足量功德。命得延。即成供百千俱胝如功德。色。威德。一切非人步多鬼等。夜叉。鬼。皆畏是人。心不忍。是人即成就具足大力勤。

,婆知道佛陀已接受他的,就上返住所,立即於夜肴膳等百味食,殿宇,施幡。到了第二天早上,眷,持著香花及著各歌舞奏者,到如之前,禀白世尊:“辰已到,祈世尊垂赴降我的宅。”世尊以柔的,安慰彼垢妙光婆,遍告大:“你都到此婆家中受供,乃是了位婆得大利益的故。”

言阿。若欲施婆及仙食者。取食。置中。此陀尼咒。咒食七遍。流水中。具足奉量俱胝百千河沙婆及仙等。如天食。其婆仙人等。吃此食已。根具足。吉祥。各其。施人。其施食人心得清。而便疾梵天威德。常修行。具足成就。供百千俱胝河沙如功德。於怨而常得。

原典:

若比丘、比丘尼。婆塞、婆夷。若欲供一切三。具香食。此陀尼咒。咒所施食及香等二十一遍。供三。此善男子善女人等。具足成就天妙供及上供。尊重一切如。土三佛念。。天。

於世尊即座起,才起座已,佛身出光明,妙色,照十方,悉皆警,然後趣道。婆以恭敬心,持妙香,眷及天八部、梵四王,先行治道,奉引如。

佛言。汝去。阿。自身。及生。令生成就具足量功德。所生之世。常值百千俱胝佛。

代文:

大乘・第0535部*【佛救面然鬼陀尼神咒】一卷*

於是,世尊即座上立起,才起座已,即佛身上放出光明,在光明中有妙色,此光明照及於十方,悉皆警,然後趣於道中。此婆以恭敬的心,持上妙香花,眷及天八部、梵四大天王,先行道,奉引如。

原典:

定弘法:父我每晚生供食、皈依一般“四弘誓”:生誓度,誓,法量誓,佛道上誓成。你真起了,不是口上念念而已。知道生那苦,我要誓救拔,而且要救拔遍法界空界的一切生。要大。父在我每天晚上幽冥界生皈依,他施食。原我些都不感趣,我是比喜研究教,佛的些事,然我不很反,但是我也不很感趣,做好啊,有人做嘛!我是不太意做的。那父叫我做,我就做了。施食施了一段;幽冥界生皈依,皈依了晚上,我晚上做。每次做一小,就感到是不一,自己的慈悲心有所增。然看不到些生,但是我知道他真有。尤其是道的生,那特苦。我人是很幸的了,我要哀愍些道的生。所以他受皈依,他念佛、求生土。是我自己,感到菩提心也在落。――摘自定弘法《宗的根本戒律》第1集
2012年1月1日於香港

世尊前路不,中至一,名曰。於彼中有古朽塔,摧崩倒,棘掩庭,蔓草封,瓦埋,若土堆。世尊迳往塔所,於塔上放大光明,照耀盛,於土聚中出言:“善哉!善哉!迦牟尼,今日所行善境界。又婆,汝於今日大善利。”

代文:

,世尊走了不,中途行至一座林,名叫作“”。在中,有一座古老朽的塔,已摧崩倒,而且棘掩了庭,蔓草遮封了,塔身也瓦堆埋,好像是一土堆。

此,世尊直前往塔的所在,上塔上即放出大光明,照耀盛,土聚中出音:“善哉!善哉!迦牟尼,今日所行的是善的境界。而婆,你在今日得大善利。”

原典:

世尊彼朽塔,右三匝,身上衣,用覆其上,泫然垂,涕血交流,泣已微笑。之,十方佛,皆同,亦皆流,各所放光照是塔。於大愕色,互欲疑。,金手菩等,亦皆流,威焰盛,杵旋,往佛所,白言:“世尊!此何因,是光相?何如眼流如是?亦彼十方佛大瑞光相前?唯如於此大解我疑。”

代文:

世尊敬座朽塔,然後右三匝,下身上的衣服,覆在塔上,泫然垂下眼,涕血交流而下,哭泣之後又微笑。正此,十方佛,皆一同,也都流下,各自放出光明照耀此古塔。大此情景都十分愕,不禁色容,想要解除心中的疑惑。

此金手菩等也都流著眼,威焰盛,杵旋,前往佛陀,佛陀:“世尊!是了何因而示如是的光明相?何如眼中如是流?同些十方佛也是示大瑞光相?惟如在此大中解答我的疑惑。”

原典:

薄伽梵告金手:“此大全身利聚如塔,一切如量俱胝心陀尼密印法要,今在其中。金手!有此法要在是中故,塔即重隙,如胡麻子,俱胝百千如之身;知亦是,如胡麻子,百千俱胝如全身利之聚,乃至八四千法亦在其中;九十九百千俱胝如相亦在其中;由是妙事,是塔所在之,有大神,殊威德,能一切世吉。”

代文:

,薄伽梵告金手:“座塔是大全身利聚的如塔,一切如量俱胝心陀尼密印法要,今就在其中。金手!有此法要在此塔中的故,塔即重有隙、如同胡麻子一般的量俱胝百千如之身,了知也是如胡麻子一般百千俱胝如全身利的聚,乃至八四千法也在其中,九十九百千俱胝如相也都在其中,由此妙之事,此塔所在的地方,即有大神,其殊的威德,能一切世吉。”

原典:

大佛是,垢,,得法眼。,利益亦。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果、辟支佛道,及菩道、阿跋致、波若智,於如是事,各得其一;或有得初地、二地,乃至十地;或有足六波蜜。其婆垢,得五神通。

代文:

大佛陀如此宣,都垢,,得到法眼。大的根有所差,所以法之後,所得的利益也有差,得了或是陀洹果,或是斯陀含果、或是阿那含果、或是阿果、或是辟支佛道及菩道、阿跋致、波若智等,於如是事中,各得其一;有的得初地、二地乃至十地,有的是具足了六波密。而位婆是垢,得五神通。

原典:

金手此奇特希有之事,白言:“世尊!妙哉奇,但此事,尚如是殊功德,深理,至心起信,得功德?”

佛言:“谛!汝金手,後世若有信男、信女,及我等四部弟子,心此一典,即准九十九百千俱胝如所一切典;即於彼九十九百千俱胝如之前,久植善根;即亦彼一切如,加持念,如眼,亦如慈母,幼子。

代文:

,金手到此奇特稀有的事,就禀白佛陀:“世尊!妙哉!真是奇啊!只是此事,尚且都能得如此殊的功德,若是能甚深理,至心起信仰,那得到多大的功德呢?”

佛:“仔谛!你金手,後世如果有信的男子及信的女子,以及我的四部弟子,心此一典,即等同於了九十九百千俱胝如所一切典,即超了於九十九百千俱胝如之前已植的善根,也即是此一切如所共同加持念,就如人自己的眼目,也如同慈母幼子一地佛所念。

原典:

若人此一卷,即去、在、未佛所典。由如是故,九十九百千俱胝一切如、、正等,塞隙,如胡麻,重赴,夜身,加持其人。如是一切佛如,沙,前聚未去,後群重,臾推,回更赴,譬如沙,在水旋急,不得停,回去。

代文:

若人此一卷,即等同於去、在、未佛所典。由於如是的故,九十九百千俱胝一切如、、正等,密集布列有隙,如胡麻量重赴,夜示身相,加持其人。如是一切佛如如的河沙一不可,先前集聚的尚未去、後又有新聚的佛陀群集、重到,在臾,相推,回更赴,譬如沙在水流中急速旋流,不得停地回去又。

原典:

若有人以香香、衣服,微妙具,供此,即成於彼十方九十九百千俱胝如之前,以天香,衣服具,七所成,如,以供,植善根,亦如是。”

代文:

如果有人以香花、香、花、衣服等微妙的器具供此,即是已成就於彼十方九十九百千俱胝如之前,以天香花、衣服、器具等皆以七所成,如山一般,以供如。其所植的善根也是如是地大。”

原典:

,天八部,人非人等,是已,各希奇,互相言:“奇哉威德!是朽土聚,如神力所加持故,有是神。”

代文:

,天八部、人、非人等,佛陀如是宣之後,都各自感到稀有奇特,而互相道:“真是奇特的威德!本是朽土所堆聚之,因如神力所加持的故,而有如是的神。”

原典:

金手白佛言:“世尊!何因故,是七塔土聚?”

佛告金手:“此非土聚,乃是殊妙大塔耳!由生果劣故,蔽不。由塔故,如全身非可,有如金藏身而可哉!我若度,後世末法逼迫之,若有生行非法,地,不信三,不植善根,是因,佛法,然是塔固不,一切如神力所持。智生惑障覆蔽,徒朽珍,不知采用,以是事故,我今流,彼如,亦皆流。”

代文:

金手又禀白佛道:“世尊!因何因的故,七塔示土所堆聚的土堆?”

佛陀告金手:“不是土聚,乃是殊妙的大塔!由於生力果下劣的故,所以大塔蔽不。正因塔蔽的故,如全身是不可的,有如金藏身而可以的呢!我若度後,後世生在末法逼迫之,如有生行非法,入地,他不信三,不植善根,了些因,佛法於世,然而此塔依然固不,一切如神力所共持。智的生明惑障所覆蔽,徒然朽了珍而不知道采用,因此事的故,我在流,所有些如也都在流。”

原典:

次,佛告金手言:“若有生此置塔中者,是塔即一切如金藏都婆,亦一切如陀尼心秘密加持都婆,即九十九百千俱胝如都婆,亦一切如佛佛眼都婆,即一切如神力所。若佛像中、都婆中安置此,其像即七所成,心,不。其都婆,,露,德字铎,楹基,力所,或土或木,若石若,由威力,自七。一切如於此典加其威力,以言不加持。

代文:

接著,佛陀告金手:“如果有生此放置在塔中,此塔即成一切如金藏都婆(塔的梵文Stupa的音),亦是一切如陀尼心秘密加持都婆,即成九十九百千俱胝如都婆,亦成一切如佛佛眼都婆,即一切如神力所佑。如於佛像中、都婆中安置此,其像即成由七所做成,且心,不。其都婆的、、、露、德字、铎、楹、基等,力所,或土、或木,若石、若所造,由於此的威力,自然成七。一切如於此典加大其威力,且以的本誓言不地加持。

原典:

若有有情能於此塔,一香一拜供,八十劫生死重罪一消,生免殃,死生佛家。若有阿鼻地,若於此塔或一拜,或一右,塞地,菩提路。塔及形像所在之,一切如神力所,其不暴、雷、霹雳所害,不毒蛇、蝮、毒、毒所;不子、狂象、虎狼、野干、蜂虿之所害;亦叉、、部多那、毗遮、魑魅、魍魉、癫痫之怖;亦不一切寒病,疬瘘、疽、疣、疥癞所染。

代文:

如果有有情生能於此塔,以一香、一花拜供,即使是八十劫累的生死重罪,都能一消,且生能避免殃,死投生至佛家。如果有生入阿鼻地,若於此塔或作一拜,或向右塔一周,即能塞地之,菩提之路。凡是此塔及形象所在之,能蒙一切如以神力所共佑,其不暴、雷、霹雳所害,不毒蛇、蝮、毒、毒所咬,不子、狂象、虎狼、野干、蜂虿之所害,也不叉、、部多那、毗遮、魑魅、魍魉、癫痫之所害恐怖;亦不一切寒病,疬瘘、疽、疣、疥癞所染。

原典:

若人是塔,能除一切。其亦人六畜、童子童女疫疠之患,不死非命所夭,不刀杖、水火所,不怨仇所侵,亦馑乏之。魅咒,不能得便。四大天王眷,夜;二十八部大叉,日月五星,幢彗星,夜持。一切王加其精,降雨。一切天忉利天,三下亦供。一切仙三集,旋,瞻仰。提桓因天女,夜三下供。其即一切如念加持,由故,塔即如是。若人作塔,以土石木、金此神咒安置其中,才安置已,其塔即七所成;上下、露、、铎、樘,七。其塔四方如形相,由法要故,一切如住持,夜不去。其七塔全身利之妙藏,以咒威力,擢竦高至阿迦尼吒天之中。塔所串峙,一切天,夜瞻仰,守供。”

代文:

如果有人此塔,能除一切。其塔所在亦人六畜、童子童女疫疠的患;不怨仇所侵,也馑乏的,一切魅咒不能得便;四大天王眷日夜;二十八部大叉,及日月五星幢彗星日夜持;一切王加益其精,降雨;一切天忉利天,三下亦是了供;一切仙三集,旋、瞻仰;提桓因天女,夜三下供;其即一切如所共同念加持。都是由於塔中藏此的故,此塔即有如是功德。

如果有人造塔,以土、石木、金、,此神咒安置在塔中,才安置之後,其塔立即七所建成,上下、露、、铎、樘,七所作;其塔四方如形象,也由於法要安置在塔中的故,一切如住持此塔,夜不去。其七塔全身利之妙藏,以此咒的威力而拔擢立,高至阿迦尼咤(色界十八天中之最上天名)天之中。塔所穿、峙立的一切天中的天人夜瞻仰,守供。”

原典:

金手言:“何因故,此法如是殊功德?”

佛言:“知以此箧印陀尼威神力故。”

金手言:“唯如哀愍我等,是陀尼。”

佛言:“谛!思念莫忘!在、未一切如分身光,去佛全身利,皆在箧印陀尼。是如所有三身,亦在是中。”

代文:

金手:“世尊,以何因的故,此法有如是殊功德?”

佛陀:“你知道都是因此箧印陀尼威神力的故。”

金手:“惟如能哀愍我,此陀尼。”

佛陀:“仔谛!思念莫忘!在、未一切如分身光、去佛全身利,皆在箧印陀尼中,是如所有三身亦在其中。”

原典:

世尊即陀尼曰:

那莫悉怛哩野迦南婆怛他蘖多喃部尾婆娜者[*]祖噜祖噜睹梨娜??
惹也梨磨怛他檗多磨斫迦栗多娜曰冒地楞哩檗多地瑟冒野冒野冒地冒地????
冒冒野者者者都播波尾檗谛噜噜戍迦弭檗帝怛他檗多娜野日三婆三婆怛他檗多虞??野涅梨悌悌怛他檗多多睹檗陛娑三摩耶帝娑怛他檗多哩娜野睹捺犁诃底瑟怛他檗多地瑟帝噜噜娑怛他檗多沙睹捺尼怛他檗娑睹尾部使多地瑟娑

原典:

,佛是神咒已,佛如自土聚中出言:“善哉!善哉!迦世尊,出世,利依怙生,演深法。如是法要,久住世,利益多,安快。”

代文:

佛此神咒已,佛如土聚中出音道:“善哉,善哉!迦世尊,出於五世,了利益依怙生的故,演深法,如是法要久住世,利益多,安快。”

原典:

於佛告金手言:“谛!谛!如是法要,神力,利益,譬如幢上如意珠,常雨珍,一切。我今略分之一,汝宜持,利益一切。若有人死地,受苦,免期,有其子,亡者名,上神咒,才至七遍,洋忽然八功德池;生承足,,地破,菩提道,其如至界,一切智自然,,位在。

代文:

佛陀告金手言:“仔谛!仔谛!如是的法要,具有的神力,能利益的生,如同幢上的如意珠,常如雨注般下珍,足一切所。我今略其功德的分之一,你宜念受持,以利益一切生。如果有生前作之人,死後在地中,受苦有,要免除、出地是期,但有其子念亡者的名字,念上述的神咒,才念七遍,地中的洋忽然八功德池水,有花生出承接其足,有覆他的上,地之裂破,菩提之道,其花如般地疾至世界,一切智自然,,位在一生菩的境地。

原典:

有生重罪故,百病集身,苦痛逼心,此神咒二十一遍,百病一消,命延,福德。若有人悭故,生家,衣不身,食不命,[/]瘦衰蔽,人所;是人愧,入山折采主,若磨朽木,持以香,往至塔前拜供,旋七匝,流悔;由神咒力及塔威德,,富忽至,七如雨,所缺乏;但此,佛法,施乏,若有吝惜,忽。

代文:

又有生因重罪果的故,百病集於一身,苦痛逼迫心神,此神咒只二十一遍,百病一全部消,命延,福德。如又有人因悭力的故,生於之家,衣服不能蔽身,食不能持生命,弱瘦衰蔽,人所,如果此人能心愧,入山折采主的野花,若磨朽木持以高香,前往塔前恭敬拜供,旋佛塔七周,流真地悔,由於神咒的力量及塔的威德,能除的果,富忽然而至,七如雨下注,一切所需所缺乏。但此,更大佛法,布施乏者,若有吝惜,所得忽然失。

原典:

若有人善根,分造塔,或泥或,力所,大如庵,高四指,神咒,安置其中,持以香,拜供,以其咒力及信心故,自小塔中出大香,香光周遍法界,薰馥晃曜,作佛事,所得功德,如上所;取要言之,不。

代文:

如果又有人了植善根而因能力造塔,或用泥、或用力所造之塔,或只是大如庵摩果,高四指,神咒安置其中,持香花以拜供此塔,以其咒力及信心的故,自己所建的小塔中化出大香,香光周遍法界,熏馥晃曜作佛事,所得功德如上所,取要言之,不能足。

原典:

若有末世四弟子、善男善女,上道,力造塔,安置神咒,所得功德,不可。若人求福至其塔所,一一香拜供,右旋行道,由是功德,官位耀,不求自至;命富,不祈自增;怨家,不自;怨念咒,不本;疫疠邪,不拔自避;善夫良,不求自得;男美女,不自生;一切所,任意足。

代文:

如果在末世,有四弟子,善男子、善女人,了成就上佛道而力造塔,安置神咒,所得功德不可。如果有人求增福而至此塔所,一花一香拜供,右旋行道,由於此功德,官位耀不必求自然而至;不是命或富,不必祈自然增加;其人的怨家及,不必伐自然;一切其的怨念咒,不能得便即於了者本人;疫疠邪,不必拔除自然就被其避除;善夫良,不求自得;男美女,不必祝自然能生出。之,一切的望,都任意足。

原典:

若有雀、鸱枭、鸠、鸺、狗狼、野干、蚊虻、蝼之,塔影及踏草,摧破惑障,悟明,忽入佛家,恣法。有人,或塔形,或铎,或其名,或其影,罪障悉,所求如意,世安,後生。或人力,以一丸泥塔壁,一拳石扶塔,由此功德,增福延,命之後成王。

代文:

若有雀、鸱枭、鸠、鸺、狗狼、野干、蚊虻、蝼之,至塔影及踏此塔周遭的草,能摧破惑障,悟明,忽然入於佛家,恣意受法。畜生尚且如此,何有人或到塔的形,或塔的铎,或其塔名,或行其塔影,所有罪障悉皆消,所有求皆能如意,世安,命後往生世界。或有人力以一丸泥抹於塔身的壁,或送一拳大小的石扶正塔基之,由此功德而能增福延,命之後投生成王。

原典:

若我後,四部弟子,於是塔前苦界故,供香,至心,念神咒,文文句句放大光明,照三途,苦具皆辟,生苦,佛牙萌,意往生十方土。若人往在高山峰上,至心咒,眼根所及,近世界,山谷林野,江湖河海,其中所有毛羽甲一切生,碎破惑障,悟明,本有三佛性,竟安大涅中。若此人往道路,或衣,或踏其,或唯面,或交,如是等人重罪,悉地。”

代文:

如果我度後,有四部弟子,於此塔前拔苦世界生的故,供香花,以至心,念神咒,文文句句放出大光明,其光明照耀及三趣,苦具皆辟除,生苦趣,佛苗芽萌,意往生十方土。如果有人行往在高山峰上,至心咒,此人眼根所看到的地方,不近的世界,所有山谷、林野、江湖、河海,其中,所有毛羽甲等一切有生命的物,都能摧碎破迷惑障,悟明,本有的三佛性,竟安在大涅中。如果此人一起往道路,或接到他的衣服所起的,或踏到其所走的足,或是只到他的面,或他短交,如是等人重罪,悉地。”

原典:

,佛告金手言:“今此秘密神咒典付汝等,尊重持,流布世,不令生受。”

金手言:“我今幸蒙世尊付,唯我等世尊深重恩德,夜持,流布宣一切世。若有生受持、念不,我等麾催梵四王、神八部,夜守,不。”

佛言:“善哉!金手,汝未世一切生大利益故,持此法,令不。”

代文:

佛陀告金手:“在此秘密神咒典交付托你,你尊重持此,令此流布世,不令生布受持此的因。”

金手:“我今日幸蒙世尊的付,惟我等了答世尊的深重恩德,夜相持此,流布宣於一切世。如果有生受持此,念不,我等麾催帝梵王等四王、神八部,夜守,不此人。”

佛:“善哉!金手,你了使未世一切生得大利益的故,持此法,令此法不。”

原典:

世尊,此箧印陀尼,作佛事,然後往彼婆家,受供,令人天大福利,所住。

大,比丘、比丘尼、婆塞、婆夷,天、夜叉、犍闼婆、阿修、迦、那、摩伽、人非人等,皆大喜,信受奉行。

代文:

世尊,此箧印陀尼、作佛事之後,然後前往彼婆的家,受婆的供。令的人和天人得大福利後,才返所住之。

,比丘、比丘尼、婆塞、婆夷,天、夜叉、犍闼婆、阿修、迦、那、摩伽、人、非人等大,皆大喜,信受奉行佛陀所的法要。

箧印陀尼咒 考音

Namah sdeliya pi kanam

拿莫 悉地哩呀 地尾噶南

sarva tathagatanam

瓦 他噶南

om bhuvibha vadha vari vachari vachatai

母 部尾吧瓦瓦利 瓦者利 瓦者泰

suru suru dhara dhara

拉 拉

sarva tathagata

瓦 他噶

dhatu dhari padma bhavati

睹 利 巴得 巴瓦地

jayavari

者呀瓦利

mudri smara

母得利 思拉

tathagata dharma chakra

他噶 扎卡拉

pravartana

波拉瓦那

vajri bodhi bana

巴者利 包地 班那

rumkara

楞卡拉

rumkirti

楞哩地

sarva tathagata dhistite

瓦 他噶 地思提地

bodhaya bodhaya

包呀 包呀

bodhi bodhi

包地 包地

buddhya buddhya

布 布

samboddhani samboddhaya

三布你 三布呀

chala chala

者拉 者拉

chalamtu

者都

sarva varanani

瓦 瓦拉那你

sarva papavigate

瓦 巴巴尾噶地

huru huru

sarva sukhavigati

瓦 戍迦尾噶地

sarva tathagata

瓦 他噶

hridaya vajrani

和利呀 巴者拉你

sambhara sambhara

三巴拉 三巴拉

sarva tathagata

瓦 他噶

suhaya dharani mudri

哈呀 拉你 母得利

buddhi subuddhi

布地 布地

sarva tathagata dhistita

瓦 他噶 地思提

dhatu garbhe svaha

睹 噶比 斯瓦哈

samaya dhistite svaha

三呀 地思提地 斯瓦哈

sarva tathagata hridaya dhatu mudri svaha

瓦 他噶 和利呀 睹 母得利 斯瓦哈

supra tisthita stubhe tathagata dhistite huru huru hum hum svaha

布拉 地思提 思度比 他噶 地思提地 斯瓦哈

om sarva tathagata

母 瓦 他噶

usnisa dhatu mudrani sarva tathagatam sadha tuvi bhusita dhistite

思你沙 睹 母得拉你 瓦 他噶 睹尾部西 地思提地

hum hum svaha

斯瓦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