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關於《Cowboy Bebop》

   从旧日志里翻出来的东西,难得以前也随地感慨过。竟然还是在05年的劳动接那天写的。
  

總是不知道怎麼起題目!

  七年後的今天,我終于看了《Cowboy
Bebop》,我總算成長了吧?七年前得我,恐怕無法理解它的深意吧。就算是今天,我也不能夠說,我全部都明白,我不能。這麽多年來,讚美CB的文章鋪天蓋地,沒看過的我也已經對其劇情爛熟於心,我知道故事的男主角是鳥窩頭斯派克,我知道Bebop號的主人叫傑特,我知道那個魔鬼身材的女子叫菲.情人,我知道電腦天才是會跳麵條舞的艾德,還有一只聰明的獵兔犬叫愛因。並且對其配樂毫不懷疑,心裏暗示般,經典中的經典這一觀念已經深入我的骨髓。因此,在將DVD碟片被放入光軀的瞬間,我突然覺得神聖。

三周目了。最近這幾年來The Social
Network(簡稱TSN)應該算是讓我最著迷、看的次數最多的電影之一了。而且它還並不是那種笑完就算的爆米花電影,看完甚麼負擔都沒有。
今天正正經經看完第三次,很久以來儲存的電影魂又跑出來了,它告訴我:你一定要寫點什麼,什麽都好,只管寫。對,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冷靜客觀的旁觀者,看電影我總會代入某個角色或某個場景,寫出來的東西根本沒有參考意義——BUT
WHO CARES——寫東西就是以一個迷戀者的角度,我爽顧我寫。
對,即使沒人看,即使不合口味,我還是寫,因為我爽。

   此時此刻,TV版全26話連同劇場版《天國之門》已經全部觀賞完畢。我覺得我有些一點東西的必要了,雖然我對CB的種種觀後感言已經基本被前人寫爛了,並且我也沒有比他們更加高明的評價,MD,把我想說的全說了,顯得我現在處於一種尷尬的境地: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這真的是一個與過去有關的故事,一切都充滿了懷舊氣息,貫穿始終的是淡淡的哀傷,但是卻還到不了流淚的地步:直到最後,看著斯派克舉起右手,比一個射擊的姿勢,“砰”,笑著倒在長長的階梯上,我也沒有流一滴眼淚。那種感覺,就像是,内傷。總覺得,它會在某天以突然的姿態撕撤你的心。也不是沒有搞笑的片:松阪牛肉、幻覺蘑菇、Cowboy安迪,我也笑到拍大腿滾來滾去。可是,就算笑,也覺得苦澀。

【有著劇透的成份在,但既然大家都應該知道最后的結果了那應該沒多大關係?】

   看到最後,我也沒弄明白,斯派克、朱麗婭和比夏斯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麽。只有淩亂的片斷,猩紅的玫瑰花昏暗的天空被雨淋濕的頭髮輕輕哼唱的旋律。我也沒看出來那個朱麗婭到底有什麽地方值得斯派克為她去送死的。我也像多數俗人一樣希望他和菲在一起,和大家在一起,和Bebop在一起。可是,如果那樣,我們看的東西,也許就不是《Cowboy
Bebop》了吧?

——David Fincher——

   還是不能免俗的要說起菲,貓一樣的女子。優雅,孤獨。其實,我如果事先不不知道劇情的話,我會認爲她又是一個胸大沒腦的典範。我果然是俗人一個。還是不能免俗的把那盤錄像帶說成是浦島太郎的盒子,在打開的一瞬間蒼老,發現物是人非,發現,除了Bebop以外,自己已經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到了最後的最後,她和斯派克誰也沒對對方明確地說愛哪怕是喜歡。她只是在斯派克要她看著他的眼睛的時候紅了臉,於是屏幕外的我也心跳了起來。可是,可是,好吝嗇,那個令她臉紅的男子轉眼按照劇情準確無誤的微笑著死去了。因此,留給她和觀者的,只能是無盡的遺憾。

大衛芬奇給我或者給大多數人的感覺都是:高深莫測。我從來不敢看他的作品,即使我對它們很多都抱有興趣:是因為除了它們真的很難懂,還有就是對於我來說獵奇得過了點。他能給我這麼一種感覺,即使是拍什麽場景,都能帶著一股幾乎難以置信的理性。從前芬導電影裡的暴力血腥鏡頭絕對不少,但隱藏在它們瘋狂的外表下的卻是掌鏡人的過分冷靜和理性。他的鏡頭里的冷色調是特點,討論的也主要是人性。我原以為TSN是他導演生涯里意外中的意外,但從沒想到在其之前有一部叫做《本傑明奇事》的溫情電影竟然也出自芬導。說真的這實在是比TSN更要出乎意料。
既然我都沒看過之前的作品,那麼只說TSN才是明智的。第三次觀看的時候,我很留意電影的色調,其主色調是冷靜的綠色調,並不溫暖,但很理智。我開始發現電影的色調往往會反映電影的本質是從東邪西毒開始的,那個謎一般的王家衛。facebook這一個個案本來就決定了它只能採取非感性的情感基調。但我更喜歡芬導的另外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能夠在描述一段理性的、表面毫無波瀾的劇情中充分融入感情,令其暗濤洶湧。表面確實看不到,但你從演員的表情、小動作、甚至氣氛都能充分感受到。TSN在觀看完之後,大概觀眾都不能說出電影的高潮在哪裡,說不出這部電影哪個部份最好看。但同時的,也說不出哪裡是敗筆,哪裡是垃圾的拖沓時間。這是因為整部電影的節奏把握得非常好,劇情發展得讓人透不過氣來,錯過哪一個場景都可能要面臨不瞭解接下來劇情的困境。
與其同時,他還是一個細節控。看過TSN花絮的,都會被他執著于細節的性格所觸動。小至一個可樂罐都必須在它應該在的地方。甚至於那個只帶過一下的door
guy,竟然也真有其人!不得不佩服萬分……
我喜歡他對情感的醞釀,在還沒需要的時候他決不把情感輕易洩露,就好像男主角Mark一樣,即使到最後,你也很難從他的臉上讀到他準確的想法。

   《Cowboy
Bebop》,宛若一部老電影,憂傷,淒涼。其實之前我剛剛看完《鋼之鍊金術師》,基本看一集哭一鼻子,充斥内心的是沒有回轉餘地的悲傷,硬梆梆的讓你難過。那時候我每天嘴里只有等價交換。但現在,那種感覺完全不能和CB給我帶來的感覺相提並論,不能説是震撼,但是絕對是一種綿延不絕的情感。我不直到能不能把那種感覺,比喻成,淩遲。一點一點的將人吞噬。

——Jesse Eisenberg as Mark Zuckerberg——

    說《Cowboy
Bebop》,不提音樂就是大逆不道,那好,我只能說:菅野洋子,您就是我的神啊!無論怎樣我都估不到您啊!

如果說Jesse演不成馬扎,我真的想不到還有誰能演。他的宅男品性(難得的是他竟然可以做到戲內戲外如一)、他的滿嘴跑火車和語速飛快、他的猶太人背景、甚至他的捲髮他的高鼻,他不是馬扎誰還能是?!於是我愛稱呼他做特型演員,因為演來演去都好像在演自己XD
不過我就是愛看他死宅的樣子,我認命……
Mark是一個非常複雜的人。不,真的Mark
Zuckerberg我不瞭解,我只能說Jesse演的Mark是一個很難看穿他內心世界的人。他開心,他傷心,他被背叛,都是一副面癱的樣子,幾乎沒什麼變化。但這又是我最最最喜歡Jesse的地方。舉個反例吧。最近我開始越來越不喜歡看動畫,因為人類最富感情的部份——眼睛——動畫根本不能充分表現。而我往往最看重的就是情感,我最喜歡看的部份就是演員的眼睛,表情豐富但眼神呆滯的人是沒有內心戲的。Jesse正好相反,他是毫無表情,但內心充滿銳氣、鋒芒畢露。他的所有氣勢,全部通過他的眼神傳遞。這是……多麼的amazing。
對比Jesse以前的戲,說一句可能使這篇東西走向歪路的話:在TSN里的Mark是Jesse那麼多角色里最攻的一個。於是有這麼多JA黨也毫不奇怪了。扮相服飾與Zombieland/Adventureland根本毫無區別,甚至如果三部電影同時拍攝,Jesse根本可以穿同一套衣服穿梭三個片場。但與後面兩部電影完全不同的是,對,就是眼神。如果說後面的兩部電影里Jesse是很輕鬆的在演他自己(我毫不懷疑),那麼TSN里則是將他本身具有的神經質和天才氣質放大了100倍並重演出來。天才總是不可避免的高傲,於是他的氣勢自然會壓倒Zombieland/Adventureland里的蠢萌處男死宅。但有趣的是,TSN是他宅男生涯里幾乎唯一的一次絕地大反攻,他將所有人都打敗了,卻是唯一一次失去了全世界。
Mark他或許在乎Eduardo,他或許不想跟所有人決裂,但他的行為確實這樣做了,沒人懂他想什麽。唯一我覺得我知道他的想法的,是他初次見到Sean
Parker的場景,頻頻點頭加兩眼發光的面部表情,即使不去仔細讀也會知道他真的很崇拜Sean。【如果再加上小說原著里說的“緋紅的雙頰”,事情就更大條了XD】但即使是Erica與他決裂、後來跟他的對話、Eduardo的攤牌,也沒使Mark臉上有更多的表情。他不斷將自己置於眾叛親離的境地,似乎毫不動搖,但卻在協商完結后在辦公室寂寞的刷新著Erica的facebook主頁等她通過好友。有好些人就因為這個結局說其實Mark還很喜歡Erica,又有人說Mark根本不是因為喜歡Erica才去加她的。我更同意後者。加Erica為好友,不僅是Mark對他做的一系列行為的後悔心態的反應,更有一種贖罪的暗示在。他想回到過去,回到女朋友還沒徹底憎恨他,回到自己唯一的好朋友還在的日子。我更認為這是芬導安設的一個象徵。
他真的不在乎嗎?不,他很在乎。正如律師小姐所說的:“You’re not an
asshole.You just try so hard to
be.”他不是不想事情變好,他只是不知道怎麼阻止事情惡化。

   如今我的心中又燃起了新的欲望之火;《Wolf’s
rain》一定要看!順帶一提,由於每個夜晚我都是在父母睡著之後躲在被窩里一一種極其扭曲的造型抱著東芝(誰再說抵制日貨我跟誰急,一群沒大腦的傢伙,不知道現在經濟全球化?)看CB,導致現在渾身酸痛還有倆黑輪在臉上。身心疲憊。

——Andrew Garfield as Eduardo Saverin——

   總而言之總而言之,我敲了這麽多被前人看作是廢話的字兒,就是想表達沒看過麻煩您一定要去看看呀的心情。

除了聚焦了我幾乎所有注意力的Mark之外,相當於第二男主角的苦逼Eduardo又如何呢?
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不得不說,芬導的選角功力真的一流且100%契合人物,幾乎是招牌的Brad
Pitt是如此,Edward Norton是如此,現在的TSN
cast也是如此。加菲必然佔據除了Jesse之外的第二重要的注意。說實話看第一遍的時候,我是被加菲給萌到的。bambi眼神、高挑身材、苦逼的好人性格(你够了),怎麼能不喜歡?簡直沒天理。喜歡給電影人物分幫立派的我,當時幾乎立馬就站在了Eduardo幫,也就是Mark的對立面。
看完第三遍,終於能對故事有了一種比較透徹的想法,對角色也有了重新的認識。Eduardo他其實就像是加菲本人。親切、無攻擊力、重情重義,狠不下心來。面對被侵權被冒犯,他會憤怒,但他做不出些什麽。直到最後Mark真的觸碰了他的底線,將他完全逐出遊戲,他才真的勃然大怒,并忿然跟自己曾經最好的朋友對薄公堂。
Eduardo是一個明明你覺得抓住他的心理了,但卻不能清晰表達的曖昧的角色。到底他對Mark的感情是怎樣的呢?他無怨無悔的出資、推掉實習去盡心盡力完成CFO的工作(雖然徒勞無功)、對遠在加州的Mark和公司非常關心,到最後卻成了那個跟雙胞胎一起告Mark的原告。曖昧不明在於加菲的眼神——對,還是眼神——那雙眼睛透露出太多複雜的情感,太多頻臨爆發的洶湧,讓我甚至覺得Eduardo是不是真應該擁有那麼多對於Mark的情感。被最親朋友背叛的感覺,被所有人拋下當做累贅的感覺,被上軌道的公司(還曾經屬於自己)排斥在外的感覺,無論是誰都不會好受。加菲的臉太能讓人覺得他是一個看臉吃飯的偶像派,但單憑眼神,他已經拋離偶像派這個名頭很遠了。
但Andrew的真實性格卻是那麼害羞,那麼坦率,你不能想像這些悲傷的情感可以真實的投射到Andrew
Garfield這個人身上。唯一有目共睹的是他與Eduardo一樣,都很愛護Mark(Jesse),當他如同親生兄弟。戲外他對Jesse的稱讚相比TSN和他們倆的粉絲都已經要聽到耳朵起繭,本人卻樂此不疲,在各大場合稱讚對方似乎成了加菲本人的必備項目。如果不是真實情感,我想這麼羞澀的一個人大概是不會說的這樣子滔滔不絕的吧,這樣子當他成為Eduardo的時候,那種痛苦的演繹就更真實了。
如果要我說的話,他的變化是自從Sean來了之後就出現的。Eduardo毫不掩飾的敵意和他起伏的情感,讓這台爭寵的鬧劇顯得很有看頭XD(認真點!)我真不想寫“爭寵”2字,但看著Eduardo的臉,我腦袋裡飄出的真只有這兩字。撇除歪說的Bromatic,Sean相當於取代了Eduardo的地位。全部都取代了。被背叛是悲傷的話,這就是憤怒。真有夠苦逼的,而芬導對他們幾個的描寫也有夠冷酷的。Eduardo慶倖地是戲中唯一沒有“污點”的主要角色,但渾身都透出一股可憐勁。

    真的是好東西。

——Justin Timberlake as Sean Parker——

這是一個一開始就讓我堅定陣營的人物。在我的價值觀里,看了三遍我沒有一遍是站在Sean這邊的。如果換成是一男兩女,這就是一部徹徹底底的都市情感倫理劇:而Sean就是名副其實的小三。接上寫Eduardo的部份,Sean這個角色是芬導賦予了一種與正統對立性格的人。當然這與Sean真實的經歷有關,也與扮演者婷婷的不羈氣質有關,但劇情就是劇情。
當初沒有看cast表就看的第一遍(看來都沒用,除了導演沒一個認識),婷婷的出現的確嚇著我了。不過冷靜下來,婷婷不就是Sean本人嗎XD
看完三遍,還是無法喜歡Sean。不過這樣說也是很怪,爲什麽他們需要我的“喜歡”呢……?
Sean是全劇最謎團也是最具爭議(所謂“污點”)的角色。相對於哈佛學生們的光明和簡單,社會人Sean顯然考慮的更多,見識的更多,也因此初次見面就把Mark給迷住了。侃侃而談,風趣幽默,仿佛勝利和金錢都在眼前。Sean也的確有能耐,能夠很輕易的把廣告贊助拉回來,把沒天沒夜瞎幹的Eduardo氣得要死。
說到尾,Mark和Eduardo對Sean的情感是完全不一樣的——前者是憧憬的仰慕,後者是憤恨的羡慕。這就導致了完全不一樣的結果,Mark與其同道而行,Eduardo則跟其對立,并間接因為他與Mark決裂。他代表的是生機、轉折和變節。他懂得如何討好或者惹怒別人,卻總是管不好自己的私生活。最後一句帶過的Sean的結局似乎與電影本身有所脫節,但也為像我這種盲目出頭的Eduardo幫出了一口氣。沒有他,也許facebook不可能以那麼快的速度擴展;如果只有Eduardo而不是Sean,或許facebook還在艱難掙扎;但我爲什麽將過錯都推到Sean身上?也許是因為,我永遠不能拋棄最原始的,無論它多麼拙劣……
再說戲外八卦,電影里Sean跟Eduardo的抗爭是前者的勝利,但戲外,婷婷可是輸得徹徹底底XD
Jewnicorn兩人的氣場似乎不能再容下第三個人了,於是寂寞的婷婷有了個Timbalone的封號?(好壞ww)

——Others——

打了那麼多也不能再分愛給雙胞胎或者其他人了(抬頭望字)對Winklevoss兄弟的大多數感覺,都穿梭于“傻愣帥哥組合”“長肌肉沒長腦子”“笨笨的紳士魯莽的原告”等等,很佩服一人分飾兩角的特效,但也驚訝于對他們倆著墨那麼多竟然也沒有起化學反應的事實。所謂化學反應,最適合形容加菲和Jesse兩人的表演了。演員本人的感情就很好,很容易促進那種看不見的電流,與觀眾互動產生的化學反應幾乎能左右一部電影給人的總體感覺。Eduardo那場冒大雨趕到加州的戲,我覺得我快要聽到加菲心碎的聲音了。很喜歡兩人一開始登場的在湖中划船的戲,給人一種恬靜感,但又與電影本身風格相異的毫無壓力的舒適的感覺。
這是一部完全屬於男人之間鬥爭的電影,雖然導火線是一位女性。Erica不是一個戲份很多的角色,但無疑是一個重要的角色。奇怪的是,她總能引起下一步,但終究的理由都不是她,我覺得。建facemash是爲了她,擴展到其他學校也是爲了她。這麼一來Mark確實像一個失戀的患中二病的大學宅男,但第六感告訴我決不只因為Erica。他是爲了自尊,還是爲了“既然走到這裡了,不把路走到盡頭不行”的決心呢?還是其他的?
 
不得不說的是,OST也非常出彩。我想那首Hand Covers
Bruise應該會成為經典。

打了8000+字,自己被嚇著了||||||其實很想寫一篇Jesse相關的(這才是你的真實目的吧?!),等我緩過勁來就寫。好久沒這種急需發洩的迷戀的衝動了。是好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