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双门洞却同样有双门洞之情,人物简评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和我一样,看完请回答1988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再难以有兴趣看其他剧,总觉得再没有比这更好看的剧。喜欢剧中每一个人,他们就像我生命中的每一个人,我的邻居也曾是这样的,小时候大家会聚集到其中一家人家里吃饭、玩游戏、看电视,有点小东西小玩意也是一起分享,相互之间的关系真的就像双门洞一样,而在我们长大之后,大家慢慢搬离那个小巷子,而剩下的都是回忆,童年和青春的记忆。
我没有德善那么幸运,就在双门洞遇到自己一生的幸福,但是同样的回忆却仍然珍贵。那时候对门的大婶是一个我极为佩服的人,丈夫常年不在家,后来听说在外面养了小老婆,她一个人抚养长大五个儿女(四个女儿在前,最后一个小儿子),由于儿子最小,从小受尽姐姐们宠爱,因此对他的教育成了大婶最头痛的问题,大婶没有读多少书,但是却极为手巧,总是能够做各种好吃的东西和各种好玩的东西,而且一定会把我们家的一块做了,做好了就给送过来,那时爸妈在工厂没在家,我和姐姐弟弟的日常生活几乎都是大婶在照顾,这样的好让我铭记至今,我认为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但是她对我们是真的好。
或许因为以前的日子大家一样的艰难,或许因为以前的空间过于狭窄,搬走了之后,再无同样的大婶,再无同样的温暖和付出。
请回答1988对我来说,是一段记忆的重启,小时候习以为常的照顾,到如今方才意识到这样的好已难存在,因此请回答对我来说弥足珍贵,我羡慕也艳羡着这种邻里关系,而今却不复存在。

#请回答1988剧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丸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史上最不走心但最受感动剧评#

请回答1988可能是此生看剧看电影中哭的最惨的

每每打开一集 就会哭上几次

这个讲述平凡人平凡故事的韩剧

真的很值得如今轻狂无知的我们

正值16岁的我们

1988年 双门洞10-2胡同

成德善 金正焕 成善宇 崔泽 刘东龙

生于1971年的五人

正处于18岁的青春年华

那时他们在奋战高考

那时他们还在体味初恋的美好

那时他们一同拥有着美好的时光

一起窝在阿泽房间里看英雄本色

看到三更半夜 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

一起听最火的歌 跳最魔性的舞

不在意第二天要清晨起来赶巴士

一起煮拉面 拌泡菜 疯狂抢炒年糕

就那样无所拘束地疯疯闹闹

他们是 双门洞胡同五人帮

#德善一家

五口之家 半地下房屋

过得寒酸 甚至还还了许久的债

不过在如此几十平米下

有一个打拼三十年 受苦受累 还爱喝烧酒
回家有空就给儿女买“世界杯”冰激凌的爸爸成东日

有一个忍着痛苦 憋着眼泪 想给孩子们尽可能多的妈妈李一花

有一个看似强势又好强 不甘失败 坚持自我无可阻挡的女汉子
但内心却依旧柔弱的像个孩子的姐姐成宝拉

有一个有点傻愣愣 曾想着要做歌手的八卦弟弟成余晖

还有一个一直想要被爱 却屡屡挫败 一直想要好好学习 却屡屡放弃
然而依旧如此开朗可爱的懂事大女孩成德善

看前几集的时候

重男轻女的社会现象屡见不鲜

只给余晖买世界杯 只给姐姐夹菜

永远穿着姐姐的旧衣服 永远吃着弟弟不爱吃的 德善的童年应该没啥快乐的

但这个不简单的女生

哭过 闹过 恨过 还依旧那么体贴爸妈

说她没心没肺也好 脑子不好使也罢

她终究是爸妈身边最暖的阳光

妈妈更年期时的悉心陪伴

爸爸退休后的感谢牌

姐姐婚礼时救急的两张餐巾纸

别人送她以冷淡 她却抱之以温暖

温暖如春的德善呐

也曾渴求过一段被温暖的爱情

出于个人偏向 也有一段时间(一直)拒绝编剧的结局

但其实看loveline的时候就很想开了

正八他啊 绝对不能给德善她所需要的

德善是个缺少爱的人

一直给予别人爱的她 需要一段值得她铭记青春的爱情

而正焕几千亿次的犹豫不决 摇摆不定注定了这段暗恋的玩笑收场

愤怒之情平静下来后 再次看看这段命中注定的暗恋

可能会是很多观众们的曾经

或许这也是那么多人想要狗善有所结局的原因

谁能说自己没有一段进退两难的初恋呢

曾徘徊过到底该不该如此做

曾纠结过该怎么才能表达自己的感情

到头来 过去的终将会逝去

时过境迁 会不会还能笑自己的怂呢?

编剧给了狗善一个最完美的结局

不像世界上许多的初恋一般

甚至路过也不会寒暄两句

他们在恰当的时候都淡忘了这段感情

玩笑般的表白之后

那枚军官戒指永远地留在了桌上

就像他们的萌动感情一般

永远地留在了他们的青春那时

再来说说宝拉吧

看上去很凶的她可能从小就给自己架起了屏障
那时可能是为了消除环境对于学习的干扰 渐渐地就变成了累赘

决心一人呆在几平米的考试院里

为了证明自己 为家多做点

她根本想都没想地放下了一切

甚至善宇

有一幕吃蟹的真的很有感触

谁没有会为自己剔除鱼刺 虾壳的爷爷奶奶外婆外公爸爸妈妈

谁没有会为自己跑到乡村田外买到最新鲜的大鱼大肉的家人们

谁没有会无论怎样一直默默支持的亲人们

宝拉她 是一个不太会表达感情的人

很多感性的话不如德善一般能脱口而出

也只能仅凭一封信道完对爸爸的感谢与爱

也只能用握紧的手证明对弟弟妹妹的疼爱

而身旁的善宇 恰巧能看透那个另一面的宝拉

他们大概是我愿意全心全意认可的唯一一对姐弟恋了

对外处处隐忍 对内细细照顾的善宇

真的很适合陪伴在“两面派”的宝拉身旁吧

#正焕一家

双门洞永远的豹子女士罗美兰

双门洞永远开心的金成均

双门洞最会吃的金正峰

还有双门洞最怂最暖的金正焕

每次看这一家子的片段都能笑得肚子痛

编剧好像刻意写少了他们曾经的贫苦 多写了他们突如其来的彩票中奖

一夜暴富的幸运 给这个家带来了活力

以至于他们一切的可爱片段

他们家中无时无刻都是喧闹声

你会听到金成钧爸爸像个三岁孩子般的歌声

你会听到豹子女士大声叫孩子吃饭的喊声

自以为豹子女士和金社长的爱情是很多人所期盼的

即使有小打小闹 即使有点暴脾气 有点孩子气

两人依旧能找个温暖的午后

一同在双门洞学学骑车

再来一场如青春般的恋爱

金正锋和金正焕这兄弟俩

与父母截然不同的默默不语

但与父母一般的深情

金正锋拥有一段漫长起伏却终成眷属的初恋

金正焕拥有一段没能成果却留存幸福的初恋

初恋或许终究落下一场悲剧

但没关系 是爱情啊

金正锋是许多父母眼里的“傻儿子”

不好好读书 天天不务正业

他是许多人心中的“幸运儿”

天上掉馅饼 中着了千万彩票

#善宇一家

【以下格式突然不同】

————守护

有一个家子,是一个三口之家。妈妈,儿子,女儿。儿子叫善宇,女儿叫珍珠,妈妈叫善映。和名字一样,他们一家就像宇宙中一颗叫“善良”的星球,星球的中央有一颗最善良的珍珠映照着整个星球的每一片土地。

常听人说,单亲家庭出来的孩子会格外的懂事,善宇就是个例子。学生会会长,成绩名列前茅,不抽烟不喝酒,不跟小混混们玩儿。或许也是因为儿时就失去了父亲,才会格外的疼爱妈妈,每次回家会主动和妈妈分享学校里的种种,每次妈妈做的饭菜都会认真地吃完,哪怕常常会吃到小石子儿,鸡蛋皮,每次自己遇到困难的事,总是自己承担,自己隐忍,自己难受。听上去善宇是那种不咋讨人喜欢的mama
boy吧?但每次善宇面对妈妈时的那个笑容,每次善宇照顾珍珠的那个笑容,每次善宇笑的时候,给人带来的都是一种安心感。我想这就是父母想要的吧,一份安全感,世界上不是只有我们需要安全感,父母也需要安全感,他们害怕有一天孩子离开了他们会收到危险,他们害怕有一天孩子会开始讨厌自己,他们害怕有一天孩子也长大了,离开了自己。善宇给予妈妈的正是这份安全感,得以让善映这个那么年轻就失去丈夫的寡妇得到一份安慰,得以让善映忘却一人撑起一个家的痛苦,得以让善映好好地幸福地活下去。

善映,一个早年丧父的女人,一个人撑起一个家,用仅有的丈夫留下的抚恤金抚养着两个孩子,贫穷但是幸福。王嘉尔在节目中曾说过:“钱这种东西,没有会活不下去,但只要有能够吃饭,睡觉的钱就够了。”是啊,一个人活着一世,钱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只要有能让一个人活下去的钱也就够了。善映这个女人啊,不是什么职场上的女强人,也不是在天上飞的女超人,就是一个天天在弄堂里洗衣做菜的家庭主妇。她也幻想着有一天能买一千个煤饼,她也幻想着有一天能穿上有名牌的衣服,她也幻想着能天天出去下馆子。但这些幻想从来就不是善映的渴求,她真正希望的只是孩子们乖乖长大,自己好好活下去。也正是这份简单的愿望,而非那些遥不可及的奢望,让她一步一步举步维艰,却一路微笑着走了半生。善映是个胆小的女人,她也害怕自己会穷得养不了孩子们,但是这个女人啊,有着常人不可想象的自尊心。人可以在贫穷面前跌倒,但绝对不能凭借别人的施舍站起来。尖酸的婆婆的人设也再一次诠释了这个坚强的女人,这个不会在名利面前跪下的女人,这个为了守护孩子们付出一切的女人。即使人再坚强,在妈妈面前,都只是个孩子。为了让妈妈安心,精心打扮自己,收拾穷破的家,却还是被识破谎言。那个老太婆,是最熟悉自己的妈妈啊,那个老太婆,是最了解自己的妈妈啊,那个老太婆,是在黑暗中唯一的微光。长大了,妈妈不会那么直白的说出“我爱你”了,长大了,再也不能对妈妈说出自己的烦恼了,因为自己明白,要是说了,妈妈会用尽一切去帮助你,甚至牺牲自己。越是爱妈妈,越是叫不出“妈妈”,因为怕自己一叫就会哭,会像一个孩子躲在妈妈的怀里,尽情地哭,因为怕自己会一不小心告诉妈妈自己活得很累,因为怕妈妈会从自己微妙的表情中察觉出自己的烦恼。正因为这些那些,越长大越是不敢主动和爸妈打电话。但爸妈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只要是关于自己的一切,爸妈就像自己肚子里的蛔虫,总能洞察出点问题出来。善映的母亲没有选择当面给女儿钱,因为她知道女儿为了她已经做了很多了,女儿伪装出的这些她很感谢,因而不想当面去戳破这份有心。当善映对着电话那头的妈妈喊出“妈妈”的那一刹那,我拿起了手机,哭着想给爸爸打一通电话,却还是下不了手。我自己甚至都不记得从啥时候开始避免叫“爸爸”,不是不想叫,而是真的叫不出,爸爸无数次跟我提过,甚至逼迫我叫出这两个常人看来最简单的字,每次我都会为自己的胆小而痛恨自己。回想来,没有什么具体的原因,就是单纯地认为称呼什么的没人会在意啊。看到这篇文章的人啊,一定要善待你们的家人啊,因为哪怕全世界都背叛你,他们都会永远站在你身后背叛全世界。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gainstNow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