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姬臧家定的愛情,一世傳奇

「篤姬」看到30集以後,突然覺得索然無味了,大抵是因為將軍的去世,使我再也看不到家定看篤姬溫柔的眼神了吧。

薩摩女子 一世傳奇

「篤姬」講的是一位背負著父親的使命,爲了國家未來而選擇了一場政治婚姻,去做將軍夫人的故事。這名剛毅又堅強的女子經歷了幕府末期到明治維新這段坎坷而又輝煌的歷史,並且在其中擔當了重要的角色。

评《笃姬》

雖然這部劇集講的是一位日本奇女子,但最讓我感動的卻是她與第13代將軍德川家定的一年又七月的愛情故事。

《篤姬》的故事是一場漫長跌宕的時代之旅。
天保六年,篤姬生於今和泉島津家。從莫里森號事件為始,少年於一對民情有著超乎年齡的體恤之心,昭示著其日後必定肩負重任。
21歲令成為御台所統領大奧千人,傾力輔佐德川家祖數任將軍處理政務。慶應4年江戶危在旦夕,薩長大軍兵臨城下之危急關頭,篤姬與新政府軍進行斡旋,終於促成和平開城之果,使江戶百萬黎民倖免於難。篤姬在歷史上也是被史學家認可在近代歷史上極具影響力的一代政治名家。而該劇以純熟並細膩的手法,呈現了篤姬波瀾壯闊的傳奇一生。

歷史上的第13代將軍德川家定是一個身體虛弱,不善與人溝通的傻子(史書有記載),但是在「篤姬」裏面,作者卻把他塑造成了一個爲了躲過周遭暗殺,在夾縫中求生存的裝瘋賣傻的將軍。劇中雅人桑扮演的將軍眼神的轉變真是太到位了,驚世駭俗的瘋癲后又是認真執著的表情,這些都在無時無刻的提醒著我們這才是一位真正的將軍。

就從故事中的核心人物說起。

當篤姬第一次與這位日本第一的男子見面時,她被他的傻呆弱智嚇到語塞,不信將軍是真的愚笨。於是乎聰明的篤姬想到了以身試之,在家定救篤姬的那一刻,篤姬便了然於心了家定的真面目。

小松の棋

其實,他們兩人的故事很短,全劇也沒有多大的筆墨去刻畫描寫。

自於一女扮男裝混入學堂,尚五郎成為於一摯友,志向相投心有靈犀的二人,怀揣令人艷羨的默契。少年時的於一有著比尚五郎更加敏銳的洞察力與前瞻的思考,卻也因為時常跟隨著尚五郎產生了很多靈感,也隨之結交太久保一家,為後來長達三十餘年的輾轉變革中奠定了不可取代的人情基礎。於一和尚五郎之間難以言說的親密與信任感,從黑白棋子間悄然孕育著。總是拜倒在於一精湛的技藝下的尚五郎,也在悄無聲息的愛慕著這個總是會對國家政事侃侃而談並充滿求知與探索欲的少女。於一的身上帶著與傳統格格不入的自由與不羈。片中老女菊本夫人總是契而不捨的追隨著淘氣的公主,於一靈巧的穿梭在草叢裡,回身對著山頂的尚五郎揮手告別。那一幕,少年於一的臉上洋溢著自信與勇敢的笑容,成為了整個故事結尾的最後定格。
相比於一從島津分家一路直升到統領大奧的御台所,小鬆的成就之路起初卻坎坷連連。後來在島津齊彬的命令下過繼到吉利領主小松家,後被賜名為帶刀。文久2年,17歲的小宋帶刀成為薩摩藩的“家老”,並在多方面後援西鄉隆盛和大久保利通等薩摩志士們的活動。在倒幕運動期間,小鬆與篤姬有過屈指可數的數次相逢,兩人每次都是在棋局裡暢談心扉。這是一種太美妙的氛圍,兩人在舉棋落子間流淌著無窮的智慧與無盡的思念。而已不同於昔日的純熟棋技也暗示著小松帶刀的日漸成熟穩健與堅定睿智。小松安靜的怀揣著對篤姬深情的傾慕,在為革命事業拼搏的年歲裡也無時無刻不在惦念著篤姬的安危。其實一路看來,不住在想,人生得一知己確是足矣。兩人雖未能結緣於姻,卻心心相契,亦相惜。
兩枚與生俱來的護符似乎從前世就預示著此生的交集。明治三年36歲的小松抱憾病逝,後世人因其功不可沒卻未能見證新政而稱為“虛幻的宰相”。

縱然他們的愛情之中摻雜了太多的紛擾和世俗,然而他們卻能拋開一切,用心與心交流。這著實讓人羡慕不已。

島津齊彬 與 德川家定

當篤姬一次次的與家定坦誠交流後,曾經那個說我不相信任何人的家定終於在她面前打開了心扉,他說:我呢,御台,第一次想,希望将军家的香火能够延续下去,那样,也能够守护你和子孙后代了,能够守护我的家人了。這個說過想做最後一任將軍、讓將軍歷史結束的男人,在交代完後事之後卻開始猶豫不決,我想原因應該能歸結為他遇到了篤姬吧。

一同說起這二人,是因為沒有他們,便也沒有篤姬傳奇的一生。
島津齊彬無可非議是帶領篤姬走上命中第一個轉折點的貴人。作為江戶末代的一位名君,齊彬慧眼識珠,將於一收為養女,一舉促成與幕府的聯姻。
‘島津齊彬身為島津家的第28代當家,不只成功的使薩摩藩富國強兵,也同時培育了西鄉隆盛和小松帶刀等江戶時代末期的偉人,因此被稱頌為明治維新之父。
‘雖在擁立一橋派之事上以失敗告終,實因時代所迫而天命不可為。

某日夜晚,家定與篤姬的交談中,他問她:如果能轉世重生,你想變成什麼呢?他自己說,除了為人,什麼都行,還是變成小鳥吧,可以隨心飛翔。而篤姬卻說,我還是想做自己就好,而且···。沒有說完的話在兩人的嬉鬧中完結,當家定熟睡之後,篤姬幸福的望著家定,說出了後半句:我就做自己就好,如若不然的話,就遇不到你了···。

嫁與素未謀面的德川家定為妻,成為篤姬的一場無法逆轉的宿命與使命。正如菊本老女所言,女人之路只有一條,如欲回頭,帶來的只有無盡的屈辱。安政3年,21歲的篤姬一躍而至日本第一夫人德川家定的“御台所”,統領大奧千人,並對政態時局愈加關切。對於劇中家定將軍的裝瘋賣傻,史實中僅記載其確有腦癱之疾,在與美國公使哈里斯會面的記載中,有描述將軍舉止怪異之文,並且符合腦性麻痺的症狀。但對於其是否痴傻,史料雖未明說,但推斷其假裝痴傻而保命繼位一說也尚為合理。不過在劇中對夫妻間的感情昇華的講述,確是極為動人的短暫篇章。家定將軍頻繁聽取篤姬的見解,立嗣之時也考慮到如何能讓篤姬在今後的政事上施展才華。真實歷史永遠無從知曉,但也無需知曉。只因故事裡的這段如櫻花飄落般剎那芳華的深情,已成為篤姬命中最溫柔的時光。將軍英年早逝,一年零七個月的短暫婚姻就此告終。劇中側室志賀對篤姬說,因為你曾被將軍深愛,如今才會陷入無盡的悲慟。而如我這般未曾被愛過的女人眼中,那悲慟何等奢侈。

世間情愫千萬種,能被自己所愛之人疼愛,就是莫大的幸事。無論如何,家定將軍對篤姬的欣賞之愛,也成為了她日後心中不滅的力量。

兩人最後見面的那天,家定如同交代後事般告訴篤姬自己將立慶福為下任將軍,並希望篤姬能輔助他。然後,家定盯著篤姬,說要好好看看這張臉,為了不忘記它。篤姬半撒嬌般的背過身子,讓家定不要再說不吉利的話。家定從背後抱住篤姬,這是他們第一次如此親密的接觸,卻也是最後一次。家定問篤姬,是否後悔嫁給我這個體弱多病又無能力的人為妻,篤姬微笑著回答:不後悔。真心的嗎?因為你是日本第一的男子,並不是因為你是將軍,而是在我心裏你是日本第一,我為此而驕傲。家定看著篤姬,說起轉世重生的事,家定說:我不當小鳥了,還是做我自己好了,一切都是為遇到你。篤姬也說出當時自己想要做自己就是這個原因。

幾島 與 瀧山

看到這裡,我突然就潸然淚下,心裡有種莫名說不上來的痛。感慨這麼一段愛情,雖平淡卻悲壯,卻處處表現了這兩個人的牽絆。也難怪篤姬在家定死後鞠躬盡瘁。

侍隨篤姬十餘年的御年寄幾島,終於在篤姬成為天璋院夫人後不久功成身退。一來篤姬已成熟具備統領大奧的能力,再者幾島意識到自己與篤姬的立場分歧已日漸敵對,為了不成為篤姬的羈絆,也為不違背忠於薩摩的本心,終於決定告老還鄉的時候,篤姬將最珍貴的大婚所穿白綢和服送與幾島,也是一種巧妙的隱喻。兩人相對凝噎的時刻裡,忽而看到一種像是母女,師徒,又似知己的影子。在篤姬從薩摩到江戶的一路艱險曲折裡,沒有幾島,也無法成就最後的篤姬。幾島嚴苛謹慎,篤姬智勇謙遜,幾島鞠躬盡瘁,篤姬寬宏重情。兩人心有靈犀之妙
實為慨嘆.

篤姬在家定逝去后說過這麼一句話:回憶真是寶貴,可撼我心,可安我情,可慰我懷。

瀧山的出現是以敵對刁鑽的姿態,但卻實際上接替了幾島的角色。作為將軍的御年寄想必也早就看穿時局,雖是徒有救世之心而無之力,卻始終為大奧奉獻著智慧與忠誠。瀧山對天璋院的臣服與仰慕中,寄託著對德川家祖的深刻期待。她亦是個執著並傲骨的女子。
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篤姬也曾數次表達,自己終生以身為薩摩女子而驕傲。在江戶時代背景下的日本,無論主臣,武士或奴僕,人人心懷一份基於身份與地域的榮耀感與挽救民族的使命感。乃至今日的日本,仍散發著驚人的韌性與毅力。

倘若能夠轉世重生,我是不是還能遇見你?

武士道 與 茶藝

《篤姬》是一襲對大河文化的盛宴。
‘江戶時代是滋養同本民族精神的時代,也是武士道思想成熟期。
‘隨著集權社會愈演愈烈,明治維新後期的武士道精神被逐漸塑造成鐵板一塊的忠君主義,集體精神遠遠壓過個人自由。武士道講求禁慾主義與自製之忍。故事中,作為後來明治維新重要元勳之一的大久保利通因曾捲入薩摩藩繼承之爭,被禁閉了漫長歲月。雖說是無人看守,但太久保茶飯不思終日跪閉。雖是心裡有太多冤屈與不甘,卻也深懷自省之心與責任之感,正如武士道精神中的正義之感來自於對實力的價值認同——服從與堪忍。

茶藝也是日本文化的精髓之一。從煮茶至獻茶,從水至器皿,絲絲精緻入微。一直認為轉茶的動作很是好奇,說是因為茶主為表尊重,獻茶時會將茶碗上的精美圖案朝向客人,而轉碗則為還禮之舉,以免嘴對圖案而不敬。

劇中反復出現茶藝的儀式,比如篤姬與與井伊直弼商討國家大事時,井伊精湛的茶藝令篤姬讚賞有加。淺淺一碗翡翠綠抹茶,在篤姬一飲入喉之刻,許是品出煮茶之人的品性與修養。篤姬雖於政見之上與井伊有處處對立分歧,但在一場平心之談中,井伊對朝局的觀測中也凝練著老臣的智謀,讓篤姬放下立場與芥蒂,暢談亦受教。一碗暖茶,也融入一味濃郁的禪風雅緻。

OST吉俁良

最後必定要說的是吉俁良的配樂,恢宏壯闊亦細膩繾綣,完美之至。再好的故事,如果沒有音樂的渲染,也會減色萬分。推薦幾段最欣賞的篇章,

原聲碟中第四首<つつぐれのとき>與第八首<良し>,寂寞傷情,像夜裡遮住月光的迷霧與浸透衣衫的露水。第12首<於一咲む>與第13首<禦俠>,暢快輕鬆,像極了在田野中奔跑的於一公主。第18首正鵠(せいこく)像一場威風凜然的征途。
25首驀地(まっしぐら)便是全速前進的決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