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正义披上邪恶的外衣

一部好的影视剧集能让观众在观看时废寝忘食欲罢不能,不得已而断隔时每每牵肠挂肚,迫不及待想与他人分享。日前看完《胜者即是正义》,虽不至于走火入魔,但也使我的黑夜与白天很要命地相隔一瞬间了。很难想象因为剧荒的缘故居然机缘巧合找到一部这么合胃口的日剧,除了喜剧片过硬的剧本功底,稳扎稳打的单元式节奏之外,还用平民化手法穿插了易于理解的相关法律知识,堺雅人和新垣结衣饰演的男女主人公像对儿活宝互吵互闹而能不落窠臼免于某些国产片欢喜冤家的俗套。剧中各色人物粉墨登场精彩纷呈,皆都是本片较同类型剧集尤为出众的地方。

想不到律政剧居然可以不严肃,居然可以不高喊正义,居然可以不大撒“鸡汤”。把第一季第二季以及两个sp都看完了才来评价,可以说这部剧的编剧相当高的水平。诙谐的气氛融入本该严肃的法律部分竟毫无违和感。
剧情虽诙谐却也不失律政剧的精彩。古美门超快语速配以几乎打不破的逻辑密墙使对方律师束手无策,引来一众喝彩。
这部剧的名字叫《legal
high》,翻译名叫:胜者即是正义。而律政剧通常都是站在“正义”一方,而《legalhigh》偏不,古美门几乎每次都站在“邪恶”、“剥削者”、“无良老板”、“杀人犯”等这些较强势的一面,对立面几乎是公序良俗。而他却屡次挑战“道德秩序”。他践行的正是最大程度维护委托人的利益,什么样的方式也在所不惜,就算被委托人殴打(绢美村村民殴打)也毫不生气;就算委托人一定是杀人犯(第一季第一集),也毫无芥蒂。律师是被他人雇佣的不全像检察院一样是“正义”的化身。而女主前期看似正义感满满实则毫无律师操守,后期被古美门“调教”成型。
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前面说到公序良俗,而公序良俗的支撑是道德舆论也就是民意。剧中展现了民意可怕的一面,古美门可以利用民意使陷入“汪洋大海”的舆论漩涡之中无法逃脱。同时“杀人犯”一案古美门和黛又收到民意的疯狂报复——家的玻璃被石头砸破、黛遭到群殴以及大量的死亡威胁信。充分证明民意的可怕,第二季倒数第二集古美门为黛的受伤愤怒地向公众开炮,其中提到民意可以随随便便地置人于死地哪怕那个人并没有罪,咆哮之声,震耳欲聋!由此突然想起苏格拉底之死,他是被投票绞死的,也就是被民意所杀。怪不得高晓松说最可怕的不一定是政府有可能是公众,最该警惕的就是民意,历史已经验证太多太多民意演变成民粹造成大量如屠杀犹太人如天朝十年浩劫般的悲剧。
这部剧除了律政以外还有一大特色——美食。古美门法院外的生活几乎在餐桌上度过。由于“深藏绝技”的服部叔几乎会做所有美食,以致出现世界各国饮食,被粉丝调侃即使没有法律部分也可变成美食节目。
该剧演员灵魂人物毫无争议,就是古美门——堺雅人无疑。据拜访称他的这个角色几乎是靠自己创作表情、语速、动作等。难怪《半泽直树》这么火,不是没来由的。新垣结衣较清纯,演技不温不火,不过出演这个角色倒是选对了人。
这部剧是我看这么久以来,最好看的一部,十分期待第三季的到来,据说三木已经答应出演,而堺雅人却摇摆不定,真心希望能继续延续那个不羁浪荡好色却有职业操守的古美门研介。

其实胜者即是正义这个剧名就很耐人寻味,我们知道,一个命题如果成立,那么其逆否命题则也一定成立。胜者即是正义,正义的反而不是胜者?站在现实角度来看,好像也不无道理。可正义这么清晰明了的东西何时变得如此富有争议呢?一个人一件事正义与否公道自在人心没错,可连正义本身都要争议,我们还能相信什么?问题的结症,在翻译。该片的日文原名是罗马字リーガル・ハイ,还原成英语就是legal
high,即法律至上。而本剧也很负责任很用心地在短短十一集的篇幅里不断申述这个核心价值观,甚至每集末尾的画外音干脆就用上了堺雅人legal
high的台词怪叫,就是为了深入人心。正邪之说尚可相对而言,可法律的绝对性从古到今都是不容置喙的。正如最终话古美门律师绷起那副明摆着假正经的脸说着违心却不失正义的大道理,“不管多么可疑多么可憎,不带任何感情,只根据法律和证据来判决,这才是我们人类经过悠久历史而得到的法治国家这一无比珍贵的财产”。借助法律,才能使正义之士免遭不幸,即使不得不接受正义是随立场而改变的事实,我们仍愿意去相信。“正因为梦想我们才活在这个充满绝望的现实中”,至于获胜才是正义的说法,权当做不必认真的玩笑,反正也没人跟你共勉。

剧中古美门律师上庭诉讼每战每胜创造不败神话的设定让主角光环大放异彩,颇具早期意式电影的神秘感(本来就是喜剧,这没什么好诟病的)。如果非要从所谓的正邪相对论里追因溯果向古美门律师的不败纪录讨个说法,只好说他也是正义的化身之一。这话可能会被喷,从第一集就能看出古美门律师是个彻头彻尾的拜金主义者和现实主义者,为了胜利不择手段,假证串供出轨劈腿更是拿手好戏,每集跪一个反派团体,简直是万恶之源社会渣滓,邪恶你老祖宗。这样的人跟正义似乎怎么也扯不上关系。这个时候就得搬出小资们很是推崇的哲学家尼采说过的话,“跟魔鬼搏斗的时候,要小心自己也变成魔鬼”,不过得换个说法,如果你想跟魔鬼搏斗,那么首先就要把自己也变成魔鬼。同类型内涵的影片像港产的《无间道》和老美的《无耻混蛋》,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观众乐见其成的不正是绵羊披上狼皮与恶狼共舞的戏码吗,大家喜欢古美门律师这个角色,自然也把剧中的反派都当做假想敌,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古美门胜诉,戏里戏外都酣畅淋漓大快人心。只不过,当正义披上邪恶的外衣,成为趋之若鹜的大多数,我们能敝帚自珍的恐怕就只剩下胜利所附赠的自我陶醉和安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Terr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